一名95后女护士的自述——路还很长,但前方有光

时间:2020-02-22 14:11:30 作者:admin 热度:99℃

  “现在,我的生活很规律。每天严格执行防护、消毒,按照排班表和战友们一起战斗,下班后脱下防护服,才敢放松……”2月15日,王娟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。

  她是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驰援湖北的一名95后护士。在湖北战“疫”,是她职业生涯中的一段难忘经历。

  2月11日,王娟心情一直很沉重。晚上9时40分,她遇到一次大抢救,凌晨2时快下班时又遇到一次。武汉协和医院西区重症病房,紧急抢救很常见。

  让她印象深刻的是17床63岁的老人,深度镇静、呼吸机辅助通气的情况下发生气胸。2月10日那天,老人的血氧饱和度很低,值班医生为他留置了胸管后血氧饱和度稍稍缓解。

  医护人员的奋力抢救——按压,除颤,推入肾上腺素,企图力挽狂澜,但监护仪上生命体征的数字却逐渐衰落……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抢救,老人还是因多器官功能衰竭,停止了呼吸。

  那一刻,起雾的护目镜下眼眶开始湿润,N95口罩压得王娟鼻子有些酸酸的。面对老人的遗体,她深深地鞠了一躬。

  “我知道医务人员不能花太多时间伤悲,特殊时期更是如此。但正因为对生命敬畏,才让我有继续下一程的动力。路还很长,但前方有光。”

  “时常有人问我,紧张吗?我想说的是,我们根本没有时间紧张。”

  王娟说,她只要一踏进协和西区重症病房的大门,高强度和高负荷就扑面而来。

  疫情如军情,病区如战场,同事亦是战友。

  穿上厚厚的密不透风的防护服,王娟和同事只能通过写在衣服上的名字辨认彼此。透过护目镜上细密的水雾,她极力完成加药、抽血、输血等一系列工作,机器报警时必须凑得很近才能看清故障提示。

  王娟说,医护人员大多来自不同医院,虽工作习惯略有差异,但大家遇到问题时群策群力,互帮互助,这也让原本高强度的工作有了浓浓的人情味。很多医生护士都选择在进入病房前留下带有灿烂笑脸的照片,因为他们知道一旦进入重症病房、隔离病房,就难有灿烂的面容,只有时刻紧绷的神经。

  2月12日晚6时左右,在住地领取晚餐的时候,王娟碰到她的队长、临时党支部书记娄宁。娄宁说他房间的洗脸台盆出了故障,打电话找住地维修人员维修。其间,工人问他:“你们是不是要支援到疫情过去才离开武汉呀?”娄宁坚定地回答说:“是的,疫情不结束,我们不收工!我们与武汉同在!”

  王娟说,听完这些话,她感觉整个人都为之振奋,每天的工作强度不小,但在这支向阳向暖的队伍里,她动力十足。

  “现在,我和我的战友们最现实的愿望就是,患者能够全部向好的方向发展,直到完全治愈出院,等到我们能离开的那一天,好好看看这座城市。”她说。(记者叶小钟通讯员赵劲梅)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26887757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